长生裁_第四章 公开注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四章 公开注 (第1/3页)

  据说,为了保证所录史实的客观性,不受人情世故和他人看法的干扰和影响,平海记史人谢观旻,极少与外界交流,更谢绝拜访。

  他的消息来源,是自己一手建立的庞大情报网。

  传闻中,这张情报网密布天下,甚至于就连大周、北契和北顽的皇宫里,都有他的眼线。

  这就是有钱的好处了,平海谢氏,富可敌国。

  但是,不交流不等于不发声,谢观旻本身,不定时会针对天下新近发生的一些大事,给出自己的评价,另外,每个新年之初,都固定会发表几句对时局的看法。

  这些评说内容,外界统一称之为:公开注。

  这不,正月刚过,谢观旻这一年的公开注,刚从平海城传到北方,又被那名熟客带到了固城这间小茶楼。

  “谢公新年公开注,说天下变局将至。”熟客道。

  “哦?那他说是如何变法?”老说书追问。

  熟客答:“公开注上书,此一局,是人间阴阳逆,苍生渡沧海。”

  老说书沉吟片刻,再问:“那他可有提及解法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熟客顿了顿,本想说记史人从来不谈解法,你难道不知道吗?但怕惹着老说书,略过了,说:

  “谢公只说,如今情况,是解舟人已去,系舟人尚在茫茫。”

  “好,知道了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老说书对话间突然莫名其妙大笑起来。

  记史人的意思,以天下为舟,那个解舟入海的人,已经故去了,而那个未来会将这叶舟重新系上的人,还在茫茫人海,不知何处。

  这個不难理解,叶渝州听懂了。

  他听不懂的是老说书的笑,那显然不是看轻的嘲笑,但是具体什么意味,他品不出来。

  “老头有时候说演义,忘记后面要怎么说了,就会这样突然乱笑,一边笑,一边想。”

  说话的是妹妹李映月。

  小丫头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偷偷来到叶渝州身边,蹲在墙角里,眨巴着大眼睛,嘴里嚼巴嚼巴吃着零嘴。

  见哥哥盯着她嘴巴瞅,自觉伸手从口袋里掏了一把,双手拢着,搁到叶渝州手里。

  上好的干果蜜饯,种类丰富,色泽诱人,一看就是客商从远方贩运而来。

  这玩意可不是叶渝州和蜻蜓自己买得起的,就算家里其实存得些银钱,姐姐郑云娘也绝不会允许他俩把钱花在这些东西上。

  所以,这是老说书的,老头平时似乎总不正经吃那三餐,就喜欢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