替天行盗_第六百四十章 条件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六百四十章 条件 (第2/3页)

难理解,这些所谓的外交官来到华夏,绝非真心要搞好外交关系,他们只不过是各自利益的代言人,在觊觎中华财富的同时也不忘满足私欲。王金民在莱顿的眼中根本连蝼蚁都算不上,为了利益,莱顿会毫不犹疑地将他牺牲。

  罗猎也明白莱顿看重的不是自己,而是自己的财富,他提醒莱顿道:“死去的十六个人中有三名日本人,其中一人应该是首领,他的死因是服毒自杀。”

  莱顿怒道:“这些日本人真是猖狂,竟然敢在法租界兴风作浪。”身为外交官,他对目前的亚洲形势非常清楚,中华这头昔日的雄狮沉睡了太久,东方的近邻却在这些年迅速赶上,随着他们国力的发展,他们的野心同样茁壮成长,发生在满洲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,绝不是结束。目前国际上统一的认知都是日方想要吞并这体量远超它的大国,在这一行动中,他国的利益必然受损。

  在罗猎眼中,这些人全都是强盗,堂而皇之地留在别人的家中,掠夺着他人的财富,他们的矛盾只是因为分赃不均。

  罗猎道:“根据有人死前交代,他们的背后主使是大正武道馆。”

  莱顿道:“可是死无对证啊。”

  罗猎微笑道:“莫须有!”

  罗猎并无证据,麻雀虽然留下了一名活口,可是她并没有问出幕后指使,在她准备逼问之前,对方就已经服毒自尽。很多时候并不需要确实的证据,罗猎和船越龙一约定一周的期限并不是没有原因的,他要在一周内采取主动进击。

  程玉菲在和麻雀同去餐厅的路上突然改了主意,她说还有要是去办,麻雀知道程玉菲明显只是借口,应该是故意给她和罗猎创造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
  麻雀来到餐厅的时候,罗猎已经提前到了,他点好了餐,两人目光相遇,麻雀的俏脸瞬间红了起来,她感到害羞又有些内疚,忽然觉得自己昨晚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。

  罗猎相对坦然得多,他先将一封信递给了麻雀。

  麻雀以为是写给自己的,带着忐忑的心情拿起一看,这封信却是叶青虹写给罗猎的,麻雀犹豫了一下,毕竟看他人的信件有种偷窥他人隐私的感觉,可好奇心仍然驱使她读了下去,既然罗猎将这封信给她看就应当有足够的理由。

  虽然是叶青虹寄给罗猎的信,可其中的内容却提到了自己,麻雀看完之后,她咬了咬嘴唇道:“青虹姐她……”

  罗猎道:“青虹离去之前留下了这封信。”

  麻雀红着脸道:“她真得可以接受我?”

  罗猎道:“也许你应该亲自去见她。”

  麻雀有些难为情道:“咱们的事情她知道了?”

  罗猎摇了摇头道:“哪有那么快,我还以为你体内的丧尸病毒仍未肃清。”

  麻雀道:“别说了,讨厌!”她甚至不敢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。

  罗猎望着麻雀,看到麻雀脸上的娇羞和幸福,他意识到自己虽然犯了一个错误,可这个错误对麻雀来说并非坏事,麻雀的命运已经完全改变了。

  麻雀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低声道:“罗猎,我发现我的身体发生了变异,我变得嗜血好杀。”

  罗猎点了点头,他知道,在麻雀接连斩杀了十六名刺客之后,几乎所有人都发现了麻雀的变化,罗猎了解的比其他人更多一些,麻雀在杀人之后会长时间处于狂躁和兴奋中。

  麻雀道:“我……我会不会变成一个恶魔?”

  罗猎道:“不可能!”

  “你帮我啊……”麻雀螓首低垂,宛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
  罗猎伸出手去拍了拍她的手背,麻雀将他的手抓住,小声道:“你不用管我的,我不会影响你的生活。”

  罗猎望着麻雀,想起另一个时空中孤独老去的她,心中无限感慨,只要眼前的她能够幸福就好,其他的别无所求。叶青虹早已看出了麻雀对他的情愫,否则也不会留下这封撮合他和麻雀的信。

  艾迪安娜的出现让罗猎的心中蒙上一层浓重的阴影,他必须要将她除去,否则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。罗猎道:“你的实力非常强大,可必须要学会控制。”

  麻雀点了点头道:“我以后一定会多多控制。”

  罗猎道:“我想你去欧洲之后马上去找青虹。”

  麻雀误会了他的意思,还以为罗猎要让自己独自去面对叶青虹说明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,红着脸道:“我……我怎么好去见她?”

  罗猎道:“我担心有人会对她不利,现在我又无法抽身离开黄浦,而且你去欧洲散心原本早就定下来的事情,也不会引起怀疑。”

  麻雀这才明白罗猎的意思,她郑重道:“你放心吧,我一定保护好青虹姐他们。”她又有些担心罗猎,张长弓他们都不在,自己又走了,罗猎身边缺少得力的帮手,从昨晚来看他所面对的敌人实力雄厚,这让她怎能放心的下。

  罗猎看出她的顾虑,安慰她道:“你放心吧,我完全可以照顾自己,只有你帮我解除了后顾之忧,我才可以放手去救陆威霖,彻底解决黄浦的事情。”

  麻雀道:“我可以去,不过,有件事你须得答应我。咱们之间就当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,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让青虹姐困扰。”

  罗猎点了点头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这件事还是自己亲自向青虹说明的好。

  船越龙一的大正武道被巡捕查封,他虽然申明自己拥有外交豁免权,可是对方似乎并不买账,船越龙一也只能接受现实,查封一事的背后主事人直指罗猎,整个武道馆上上下下群情激奋,若非船越龙一阻止,他的这些弟子早已冲去找罗猎拼命,船越龙一知道此事和他们无关。

  他和罗猎约定一周的期限,刚刚开始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船越龙一不由得担心接下来的时间内形势还不知会恶劣到何种地步。

  想要解决眼前的状况,最直接的办法是去找法国领事莱顿,如果他不点头,这些巡捕是不敢堂而皇之地查封武道馆,船越龙一决定亲自去走这一趟。

  船越龙一在莱顿那里吃了闭门羹,由此能够确定莱顿在这件事上坚定地站在了罗猎一方。

  回到住处,发现百惠已经在等着了,船越龙一点了点头,邀她进入房内,百惠道:“船越君,已经查清昨晚袭击麻雀的那些人都是雇佣杀手,其中两名是流浪武士,他们是自由身,和任何组织都没有关系。”

  船越龙一皱起了眉头,也就是说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人在攻击罗猎身边的人,这对他们来说可不妙。

  百惠道:“罗猎将这件事算在了我们的头上,我看这件事最好还是尽快向他解释一下。”

  船越龙一冷冷道:“有必要吗?就算我去解释他会相信吗?”

  百惠沉默了下去。

  船越龙一道:“有人在故意挑起我们和罗猎之间的争端,恨不得我们双方拼个你死我活,他才好坐收渔利。”

  百惠道:“船越君以为会是谁?”

  船越龙一道:“无论是谁,我都会把他查出来。”

  王金民的内心是崩溃的,他最终还是背了黑锅,这位法租界领事莱顿彻底被罗猎收买,在昨晚的刺杀事件发生之后,案件迅速了结,不过对办案不利的王金民进行了解职处理,王金民此前还特地求教于广龙,根据于广龙的分析,他最多也是被降职,建议他尽快调离,可王金民还没有来得及办,就遭遇了麻烦,这次想翻身已经没有可能了。

  王金民没有回家,而是去了一个相熟的舞女红玉那里,他背着老婆偷偷包养了这个舞女,舞女的吃穿用度全都是他在承担,王金民将之视为知己,遇到心情不快的时候,宁愿向她倾吐。

  王金民到了地方却看到人去楼空的场面,口口声声会和他同甘共苦的舞女将所有值钱的东西席卷一空,王金民真正体会到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的道理,其实世态炎凉早就应该看透,他这些年也没做过多少好事,今日的结果也算是报应了。

  王金民坐在沙发上落寞寂寥,一时间不知自己将要何去何从?虽然于广龙答应,若是遇到困难可以帮他在公共租界谋一个差事,可被法租界辞退的人,公共租界又怎会轻易使用?更何况现在自己已经沦为一介白丁,于广龙说过的话只怕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。

  王金民暗忖,自己之所以落到现在的地步全都要拜罗猎所赐,如果不是他,自己应该早就接了刘探长的位子,如果不是罗猎又怎会中途杀出一位新的探长?按理说董治军才是正职,昨晚的事情就算追究也应该追究到他的身上,为何自己背了黑锅?

  王金民越想越是愤怒,恨不能杀了罗猎,人在情绪低落的时候容易产生偏激的想法,他就是如此。

  王金民愤愤不平之时,突然听到一个声音道:“王探长现在的心情不好受吧?”

  王金明心中骇然,他在这里已经呆了快一个小时,都不知道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人在,他匆匆掏出手枪,冲着声音传来的角落道:“什么人?给我出来!”

  一个灰色身影缓缓走出,对方穿着长衫,带着灰色礼帽,帽檐压得很低,看不到他的面目。

  王金民枪口对准了这位不速之客:“你是谁?举起手,抬起头来。”

  对方伸手摘下了礼帽,却没有举手,抬头望着王金民道:“王探长,别来无恙。”他带着一张银色的面具,一双深邃阴冷的眸子冷冷望着王金民,这剃刀般的目光让王金民感到不寒而栗。

  王金民毕竟侦探出身,从对方的声音中赶到了几分熟悉的味道,他仔细想了想,很快就想起了一个名字,低声道:“穆天落……”

  穆天落就是白云飞,白云飞继承穆三寿的产业一度称雄法租界,可后来又被叶青虹讨回财产,最终沦落成为阶下囚,这起案件当年也震动黄浦,王金民虽然没有负责过他的案子,可是在白云飞最风光的时候也跟他有过一些交往,那时候白云飞正值春风得意,眼中是看不起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