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公小姐她有剧本_第十八章 不可说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八章 不可说 (第1/3页)

  一枚落下的扇子在了程昕的脑袋上。

  程昕移开手,入眼的只有小公爷踉跄离去的身影。

  “完了,他估计气疯了。”

  ‘你完了。’系统表示爱莫能助。

  “都是你出的馊主意。”

  ‘我……这不符合剧情发展啊!你都喊他‘哥哥’了,他应当深受感动,什么都答应你!’小书道。

  “可事实上他方才恨不得立即踹我回江南。”

  ‘谁让你扒他裤子。’

  “我又不是故意的。再说了他还穿着亵裤,我可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
  ‘你撒谎。’

  “那好吧,他的腿比我的还白。”

  ……

  月华初上,光芒照进昏暗的牢房里,在潮湿脏乱的地面上,映出一个小小的方格。

  被捆在刑架上的男子耷拉着脑袋,听着安静的牢房中传来‘滴答、滴答’的声响。

  他恍惚睁开眼,看到脚边破旧海碗里的液体,即将盛满。

  那是他被割开手腕,流下的鲜血。

  心中的最后一根弦绷断,他突然挣扎起来,嘶吼出声。

  “我,我说!我说!”

  锁链响动,牢门被打开,两个狱卒将他拖了出去。

  不多时,一名狱首匆匆朝宫门行去。

  东宫院内;

  福禄查阅了消息,打发了来人,入了内殿。

  “殿下,天牢里传来消息,那刺客招了。”

  巨大的床榻上,赤裸上身的太子楚誉正拥着一个美人,闻言头也不抬。

  “说了什么?”

  “这刺客并非专程前来刺杀殿下,而是为了传递一则消息,据说是从南边来的。”

  “这么说,是姜氏余孽?”

  “说是消息没来得及传出去,那人便认出了殿下,是擅自做主要刺杀殿下。”

  楚誉从美人颈项间抬起头来,瞥了一眼匍匐在地的福禄:“那消息何在?”

  “殿下,刺客说逃跑时将其丢在了一辆马车里。奴才听周统领说,今日这刺客的确惊了一辆马车,马车上的人是安国公府小姐。”

  “安国公府?”楚誉陡然坐直了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