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无法学会与你告别_第十二章 项链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二章 项链 (第1/3页)

  和周湳浦他们分别之后,梁深晚赶紧找到吕品的支教大本营。

  她运气比较好,一去就找到了吕品。

  吕品看到梁深晚好像并不惊讶,反而像是猜到她会回来一样:“梁小姐,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?”

  “我那个支教证明在去克什村的路上搞丢了,回来是想让你重新帮我开一份。”

  这个吕品倒是没有想到,他眉头一皱问:“怎么丢的?”

  “一言难尽。”

  “我还以为你回来是为了拿行李的。”

  “行李?”梁深晚以为自己的行李早就被火烧了,“我的行李又回来了?”

  吕品大笑:“对啊。说来我跟你这行李真是有缘,第一次你人不见了,我给你拿了过来;第二次,你下车又不拿,人司机要不是认识我,绝对不会好心地给你送回来。”

  梁深晚狐疑,但不好明说,就问:“那个房东的孩子还在吗?”

  吕品说:“这会儿不晓得去哪儿野了。”

  梁深晚若有所思地说:“那我还是可以上楼去休息一下的对吧?”

  “可以啊,你的行李也在楼上。”

  仿佛还是进入了那个死循环,梁深晚苦笑一声上楼。找到行李,拿出衣服洗了个澡。她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,房东的那个孩子正蹲在地上手里拿着吕品让他送上来的支教证明。

  梁深晚看到他安安静静睁大眼睛的样子心里有些发虚,那男孩听到声音立马起身准备跑。

  “别跑。”她一把将他拉住并把房门关上,“你怕我?”

  男孩摇了摇头。

  “真的?”

  男孩咬了咬牙又点点头。

  “怎么,两天不见就不热情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“我阿姨说,让我不要跟陌生人说话。”

  “我算是陌生人吗?”

  那孩子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  梁深晚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些糖果塞到他手里:“那你跟我说说,是个什么样的阿姨,她经常来看你吗?”

  男孩点了点头。

  “她最近一次来是什么时候?”

  那孩子没说话。

  “那她来的时候,是不是提着这个箱子?”梁深晚指了指自己的行李箱。

  那孩子抬起眼盯着箱子看了一会儿才回:“是。”

  梁深晚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:“果然是这样。”她就觉得那个一路上都在跟着自己的姑娘一定有问题。

  “她是好人。”

  “小孩子哪里知道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?”

  那孩子眨了眨眼睛,稚声稚气地说:“她说,以后会带我离开这里。”

  梁深晚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,又问:“她为什么要带你离开这里?”

  “阿姨说,我是属于外面的世界。”

  “嗯。”梁深晚揉了揉他的头发,“你要是想离开,我也能带你走啊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梁深晚笑了笑:“当然是真的。我们家也有两个小团子,比你略小两岁,你肯定会喜欢他们的。对了,”她问,“你有名字吗?”

  那孩子摇了摇头:“我阿姨说,我很快就会有名字了。”

  梁深晚心里一沉,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。这孩子看样子至少得有五岁,要是在华城早就读书了,而他到了现在连个名字都没有。想必他在这里生活得一定不好,不然也不会这么小就想着要去外面的世界。

  梁深晚又悄声跟他说了两句什么,那孩子一溜烟跑到了楼下,不一会儿又跑了上来,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她的时候眼睛里有些闪烁。

  “怎么了?”梁深晚问

  那男孩开口:“我阿姨跟我说,要是看到你让你直接回家。”

  “这样啊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那我俩的秘密你告诉她了吗?”梁深晚摇了摇手机问他。

  他摇了摇头便跑开了。

  上次离开县城的时候,其实手机并不是丢了,她担心自己会有不测,所以提前编辑好了短信,并教了那个孩子使用,说如果她在一个月内没有来这里找他拿手机,就让他帮忙发送出去。

  现在好了,才不过两天,就又见面了。

  拿到手机后,她迫不及待地打开,给梁浅初打了过去。

  嘟声过去很久,那边才接起。

  还没等她开口,电话里就传来了一阵瓷器破碎的声音,接着是女人的哭骂声。

  梁浅初不耐烦地冲那边的女人吼道:“要过就过,不过就滚。”

  那边的女人哭着说让梁浅初别后悔,再接着就是“咯噔”一声重重的关门声。

  梁浅初和韩影又在吵架。

  “哥,”梁深晚见那边没有吵架声了才开口,“你还好吧?”

  梁浅初气呼呼地回:“别提了。”

  “嫂子不管怎么说都是女人,你哄哄就好了。”

  “哄?”梁浅初语气不善,“你第一天认识韩影吗?”

  “自己娶回去的,问谁呢?”

  “要不是因为她的那双眼睛……”

  “不是长得和凌安知有几分相似,你是万不可能娶她的,我知道。”梁深晚及时打断。

  戳到痛处,梁浅初才回过神:“你这两天怎么又联系不上了?上次提到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  “爸爸呢?”这是她最后的希望。

  “妈说他去度假了。”

  梁深晚心一慌抓着手机的手加大了力道:“那妈现在呢?和以前有不一样的地方吗?”

  梁浅初觉得有些莫名其妙:“每天都会去公司,按时回家,陪亦真、亦幻,教训我……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不一样。你怎么了,怎么总感觉你话里有话?”

  她不知道这件事胡丹花和梁浅初知不知道,如果梁家呈骗了他俩,说是要去度假,而其实是去参与走私了,那他不告诉他们很有可能是为了不让他们担心。现在事情还没有完全下定论,她也不能贸然把事情告诉他。

  “对了,”梁浅初见她不回,问,“洛长白说要去找你,你们碰面了吗?”

  听到那个名字,她眉头一皱,心里不知道怎么就窝起火,问:“你告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